秦年小说叫什么(逆子秦年小说叫什么)-奥羽网
expr

秦年小说叫什么(逆子秦年小说叫什么)

秦墨陵的实力远在秦问天之上,正常情况下秦问天想杀他比登天还难。

但在这特殊的时刻特殊的环境,加上秦问天快若闪电的出手,内劲和剑之力一起发力,轻松把秦墨陵的心脏震碎。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啊……秦问天,我要把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秦海如疯似狂的扑向秦墨陵和秦峰,抱着两人的尸体嚎啕大哭,终于打破了现场死一般压抑的气氛。

瞬间,无数杀机腾腾的目光差点把秦问天的身子洞穿。

秦墨陵在秦家权势滔天,他的死,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

就在这时,陆劲苍冲上擂台。

“陆院长要动手了吗?”不少人神情一紧。

秦峰是云州学院内定的学生,如今当众被人击杀,做为云州学院的副院长,陆劲苍没有不出手的道理。

以陆劲苍的实力,要杀秦问天简直和掰包谷没什么区别。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陆劲苍并没有向秦问天动手,而是一脸火热的看着秦问天道:“秦问天,老夫现在正式代表云州学院邀请你加入,你可愿意?”

秦海闻言,精神气瞬间被抽干一般瘫软在了地上。

那些准备对秦问天动手的秦家之人,顿时只觉得全身一阵发寒,瞬间掐灭了心中的怒火和仇恨。

其他人则都倒吸凉气。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紧张的看向秦问天,虽然秦问天的回答应该不出意料,但还是让人感觉到气氛变得无比的凝重。

秦问天愣了愣后,急忙点头。加入云州学院,是他梦寐以求的。

只要加入云州学院,他就可以求助云州学院的炼药师帮妹妹治病了。

“按照族规,立秦问天为世子!”突然,一道威严无比的声音响起,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者,走入了“武灵广场”。

秦鹤松,秦家家主!

“父亲,儿啊!”

噗!

秦海惨叫一声,暴吐鲜血,晕死了过去。

秦家众人都神情一凛,急忙参拜家主。

之前秦家变天,秦墨陵掌大权,但是现在,秦峰和秦墨陵被杀,秦家大权自然而然又回到了秦鹤松手中。

谁还敢说半个“不”字?

秦问天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深深的看着秦鹤松。

他灵骨被夺,世子之位被废,秦鹤松一直没露面。哪怕刚才秦墨陵冲上擂台想杀秦问天,他也没露面。

直到云州学院副院长陆劲苍邀请秦问天加入云州学院,他才现身。

这深沉的心机,当真可怕。

“陆院长,他灵骨被夺,已经是不能修炼的废物!”突然,一道冷傲的声音响起。

林傲雪朝着擂台走来,脸色冷漠至极,在她身后,一个灰衣老妇,寸步不离的跟着。

“林傲雪,你什么意思?”秦问天大怒。

林傲雪视他如路人也就罢了,竟然还称他为废物,岂有此理?

林傲雪对着秦问天轻哼一声,样子十分的傲慢,而后对着陆劲苍拜了一拜道:“陆院长,云州学院应该不会要一个废物吧?”

陆劲苍皱眉,虽然之前已经听到一些风声,但是见识到秦问天的表现后,他可不认为秦问天会是灵骨被夺之人,审视的看着秦问天道:“你的灵骨真的被夺了?”

“我……”秦问天刚想解释,突然凌霄剑化为的灵骨消失不见了,他的脑海里响起了神秘女子的声音。

“你以剑化骨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

见秦问天欲言又止,陆劲苍索性抓起秦问天的左手,根据把脉探查秦问天的灵骨,很快脸色便变得无比的难看。

“果然是一个灵骨被夺的废物,哼!”

陆劲苍把秦问天的手甩开,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暴躁。

“你既灵骨被夺,怎么还能施展出暗劲?”

秦问天暗暗一叹,他知道他加入云州学院的希望暂时是破灭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曾经是启灵五重的修为,暗劲藏于血肉之中没有消散。”

轰!

突然间,一股冷厉的杀意从陆劲苍体内席卷而出,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毛骨悚然。

陆劲苍冷冷的盯着秦问天,双瞳瞬间布满血丝。

看那样子,恨不得把秦问天一巴掌拍死。

在他可怕气势的压迫之下,秦问天的后背都被汗水淋湿。

“哼!”

突然,陆劲苍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陆院长,陆院长……”秦鹤松想要挽留陆劲苍,但陆劲苍头也不回。

林傲雪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冷笑看向秦问天。

“林傲雪,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秦问天咬牙启齿。

“因为我要杀了你!”林傲雪脸上露出一抹怨毒之色。

“为什么?”秦问天低沉的问道。

“因为你杀了我的未婚夫。”林傲雪满脸阴寒。

秦问天怒极而笑道:“林傲雪,你果然是个贱人。我助你觉醒灵骨,突破启灵境界,我灵骨被夺时,怎不见你为我报仇?现在反而要为秦峰报仇来杀我,真是蛇蝎心肠,无耻至极!”

林傲雪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沉声道:“梅姨,杀了他!”

梅姨正是林傲雪身后的老妇,气海境界的高手。

秦鹤松挡在了秦问天身前,看着林傲雪道:“林小姐,秦峰和秦问天一战早有约定,乃是生死决战,秦峰被杀只怪他技不如人,不关秦问天的事。”

林傲雪冷笑道:“我不管什么生死决战,秦家主,你们这三番两次的,我很怀疑你们是在拿本小姐当猴耍,拿我们林家当猴耍。今天要么杀了秦问天,取消秦林两家的联姻,要么你们就等着承受我们林家无边的怒火吧。”

“这……”秦鹤松犹豫了起来。

“家主,秦问天滥杀秦康、杀害大长老,罪不可赦,当杀!”突然,一位长老站了出来。

“有这种事?”秦鹤松突然一脸悲愤的看向秦问天,怒吼道:“你这逆贼,亏得老夫处处维护你,没想到你居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气煞老夫也!来人啊,把这逆子就地诛杀!”

秦鹤松的脸,变得比六月的天还快。以至于很多人还沉浸在秦问天又被立为秦家世子的消息中还没走出来,秦问天便被判为秦家逆贼。

温馨提示: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